北京社区防疫样本

“36.7℃”。

 

1月29日早上,木瞳像前几天一样,在家测完体温后,微信发给社╜区社工。

 

马上,她微信显示“收到,︱︳请做好自身防护▕,注意休息”。

 

同一时间,海淀学院路街道健翔园社区居委会社工刘℡颖,也开始向她负责的楼门居民发微信,询问人员身体情况、体温是否正常、是否有所需求。

 

自武汉新型肺炎密集暴发以来,北京迎来非典后又一次防疫之战。其中,社区成为疫情防控的最К前线。

 

最近两天¤,北京连续发文指导社区防控工作。

 

1月29日,北京市委办公厅、市政府办公厅下发通知称,疫情出现由输入期转入扩散期的迹象,春节√后返京大人流即将到来,防疫工作到了紧要关头。↕北京市防控疫情的重心下移,要紧紧抓住社区防控这个关键环节。

 

一天后,北京发布新型肺炎社区防控工作方案,要ρ求组建社区(村)防控工作组,网格化、地毯式摸排疫情高发地区人员往来情况。落实不到位,将视情节严肃追责。

 

事实上,在通知方案下发前,部分社区已借鉴非典防控的经验,展开疫情防控,并建立立体防控体系。

 

1月30日上午,北京市卫建委主任雷海潮表示,截至目前,新型肺炎没有在北京社区间传播,北京市内病例主要是来自湖北和有相关接触史、旅行史的人员。

 

2020年1月29日,海淀健翔园社区工作人员正在对辖区户籍人口进行排查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
自行隔离的异乡人

 

大年初一,木瞳从湖北宜昌回京。刚下飞机,电话就响了。

 

电话来自社区工作人员,详细询问了木瞳航班信息、出发地等,并告诉她,要注意居家隔离。

 

截至29日24时,湖北累计报告新型肺炎4586例,其中宜昌117例,在湖北地级市中排第五位。

 

“同事说我‘万众瞩◥目’。”φ木瞳回京在朋友圈中引起小震动,朋友帮她分析,有些人是真正关心她,有些人特别害怕她,“会有一些小委屈,但我理解他们。”

 

从外地回来,独自居住的木瞳选择自行隔离。为了避免密切接触,社区工作人员加了木瞳微信。

 

回京第一天,家里没储备年货又无法出门,木瞳在微信上列了个清单:油麦菜、土豆、几瓶矿泉水。

 

半小时后,社工将几袋子蔬菜、纯净水放到木瞳家门口,并微信通知她。

 

木瞳刚工作不久,大年初一独自返京后,爸妈很担心。这些天来,她每天跟家人保持联系,“好让他们安心。”

 

隔离在家,木瞳学会了做菜,看了几本书。每天早晚,她主动给社区报体温。微信里,社区的人老安慰她,没关系,放宽心,生活上有何困难随时说。“真的挺暖的,他们不是完成任务,而是真的在关心你。”

 

社区人员的努力,木瞳看在眼里。她认为,经历过SARS的北京,基层防控不慌乱、有秩序。

 

木瞳的经历并非个例。

 

同样是大年初一,小哲带着一家三口,从湖北开车回京后,也接到了社区的电话。

 

起初接到社区人员电话,小哲有些吃惊。恍然间他明白,社区一定是经过了仔细排查,发现自己是“高危人群”,早就做好了应对机制。

 

跟木瞳一样,小哲一家三口选择足不出户,他在附近超市网上下单,社区工作人员帮忙取回来。两天采购一次,同样放在门口。

 

他也加了社工微信,每天报告体温和身体状况。社区片警每天给他打个电话,问问近况。

 

回京后这些天,平时太忙的小哲有了更多时间陪家人,收拾屋子,“还比较充实。”


2020年1月29日,海淀健翔园社区,社区志愿者在居民楼入口处对外来人员进行登记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
地毯式排ㄨ查

 

木瞳和小哲的故事,在不少‰社区上演。

 

1月29日,刘颖又打了一圈电话。她是海淀区学院路街道健翔园社Й区居委会社工,长期负责该社区3号楼。

 

3号楼一共182户,她从除夕开始地毯式排查,挨家挨户打电话确认。住户在哪儿过年、何时回京、选择什么▣▤▥交通工具,航班号或车次、是否经停湖北、目前身体状况如何,以及有没有密切接触史,都一一询问记录。

 

她嘱咐去外地的居民,回京后,一定记得到居委会登记。

 

曾有位住户给刘颖发了个短信“一切都好”。刘颖不放心,最终决定还是给对方打电话。她觉得,光看文字,没有温度。

 

结果,对方在电话里聊着聊着,咳嗽了几声。刘颖坐不住了,直接找上门去。俩人隔着门聊了会儿,住户说自己没有出京,也没出家门,没有湖北接触史,就是普通感冒。

 

刘颖叮嘱他,这个时候一定要注意身体,回头感冒严重了去医院怕交叉感染。这几天刘颖依旧不放心,每天微信询问该住户的状况,最终确认他是普通感冒和咽炎。

 

刘颖负责的182户目前基本排查完毕,还有极个别没联系上的,发了短信。短信中让住户直接选择,第一类在京И无异常、第二类在外地无异常、第三类有湖北接触史。

 

为了ζ&最大程度防控疫情,社区排查不留死角。

 

起初形势急迫,刘颖他们采取分步骤、有重点的排查模式。先全力排查社区内是否有湖北籍居民或老家在外地居民,再地毯式摸底,建立台账。

 

电话不断,也有不太理解的住户。刘颖就耐心解释,之所以反复打电话,是为了整个社区的安全。

 

刘颖说,那位不理解的居民最终说了句“谢谢你,小姑娘”,可把自己高兴坏了。“我可能比较年轻,跟住户沟通上经验还不够,但我一直在努力。”

 

健翔园社区一共有869户、2938人。整个学院路有近23万人,其中,湖北籍大学生就有3000多人。

 

从社区到街道,排查和防控工作量庞大,仅靠社区居委会势单力薄。形成多主体协商联动的立体防控体系,势在必行。

 

2020年1月29日,海淀健翔园社区,保安对进入社区的快递员进行体温检测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
立体防控

  

最近,进@健翔园社区需要测体温,社∥区四个门,如今关闭了西门和北门,严控人员出入。

 

进社区大门口,会有专人测体温。到每个楼门口,还有保安站岗,登记出入人Ё员信息。

 

物业给社区配备了18个保安和9个保洁。社区片警随时和保安、警务联络员保持联系,主要负责巡逻和人员排查。

 

每天,健翔园以党总支、居委会、业委会以及物业公司为基础,联合社区民警、流管站、幼儿园等,会商研判最新形势。

 

社区规定▫了密切接触者管理流程,其中包括,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天9点向医管中心报送居家观察日报表和个案汇总表,对于居家隔离观察不配合者,可以由公安部门协调。如果出现发热、咳嗽等症状,立即上报区疾控中心。

 

跟健翔园社区一样,学院路29个社区,都建立了三道防线,即社区、小区、楼门。党员、楼门长、志愿者、社区家庭医生等力量都行动起来,严防疫情。

 

在构成主体上,学院路街道有它的特殊性。

 

该街道不完全由居民区构成,还包含高校、科研院所、大单位、园区企业等,学院路街道党工委书记冯志明认为,多元构成,光靠街道管不过来。“哪儿有那么多人力物力?各单位必须发挥好主体责任。”

 

学院路街道成立了疫情防控专项领导小组,由街道书记、主任任总指挥。建立⊕在街道特殊性上,学院路强化街区、校区、园区和社区的联动,协调动员高校、大单位、企业、物业和社区建立沟通机制,全面对接应急预案。

 

目前,街道区域内6所大学、7所中小学、12家科研院所、3家幼儿园以及地区相关物业公司都向街道报送了应急预案。

 

6所高校启动了全封闭管理,严查出入证件;地区大单位实行一门出入,对进出人员严格把控,部分单位实行办公区、家属区域两重封闭管理。

 

多元主体,难免出现范围交叉、数据重合。学院路街道想了个办法┑,即分类排查。

 

由派出所和实有人口管理员负责汇总排查流动人口,街道数据摸排组报送社区、单位等数据,另配备数据汇总专员,确保分头行动过︴程中╠╡,范围不交叉、职责不重叠,提高效率。

 

除了建立新预警方案,常规工作平台也在发挥作用,比如接诉即办机制۩๑,12345和单位社区反映情况等,为整体工作查漏补缺。

 

东城区东华门街道工委书记赵宏松认同冯志明的观点,即各主体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、τ开展工作,不能坐等政府服务。其中,也包括每个人。

 

他们在给居民的一封信中写道:广大市民做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,请您协助、配合政府部门开展防○控工作,做好自我防护。

 

东华门街道地处首都北京核心区域,面积5.35平方公里,下辖12个社区居委会,共987个楼门院,常住1.7万余户,常住5万多人。

 

连日来,600余名工作人员坚守一线,仅除夕当天,就完成了1.7万户居民的初步摸排。这天,街道购买了不少物资,包括万余个口罩、千余瓶消毒液和5000余个医用垃圾袋。

 

赵宏松说,过了个“战斗化”春节。

&nbs№p;

物资还是有些紧张。赵宏松和同事们每天精打细算。比如口罩,一般就用一次性医用口罩,如果要去医院等高危地点,再用N95口罩和医用手套,“我们不害怕,讲科学。”

 

前两天,东城区疾控中心专家专门给他们上了堂视频课,教如何洗手、戴口罩,如何进行社区防控。赵宏松这才发现,洗了这么多年手,都洗错了。

 

东华门街道韶九社区,工作人员对进入社区服务中心的同事进行体温检测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ι摄


非典防控的遗产

 

此次新型肺炎社区防控中,有不少非典防控的经验。

 

北大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参与了非典时期基层疫情防控。“当时我在房山参与基层防控,那会儿社区工作的关键,就是个人隔离。”

&∨nbsp;

潘小川回忆,非典时期房山地区的社区,居委会每天挨家挨户巡查,如果有感冒症状,就提醒对方不要出来,注意隔离,包括跟家人和社会的隔离。

 Ⅸ;

“社区防控主要是发挥组织力量,把各方都动员起来,居民们互相都照应着点儿,谁家有情况要及时沟通,这非常重要。”潘小川提到,非典的实践证明,社区封闭管理和及时消毒十分有效。前者有效隔断输入性病毒,后者把病毒扼杀在摇篮里。

 

他建议,要像防控非典一样,建立零报告制度,就算每天没有相关病例,也要坚持报告,有利于官方随时掌握数据。

 

隔离的措施,在当时得到广泛应用。

 

东华门街道韶九社区党委书记吴祥明同样经历了非典一线防控。那会儿她是韶九社区社工,当时社区有一个密切接触者家庭被隔离,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她和〤同事δ们去采购。

 

“那会儿没智能手机,也没微信。他把菜单写在纸上,从门缝里递出ㄨ来,我们每天去买,▐买完了搁门口۩,敲两下门儿吆喝一声,买回来了啊,过会儿他开门儿拿进去。”吴祥明说,这次肺炎疫情发生后,她跟社工们说,不要盲目地当英雄,一定要做好个人防护,按照规程规范化防『控,保证自己健康,这也是对社会尽责。

 

17年前非典时,东华门街道工委书记赵宏松在北新桥社区参与一线防控。因防控意识不到位,自己还被隔离了数天。

 

有天,社区一个女√医务工作者,正处理一个笨重的药桶,他一看赶紧过去帮忙,结果因没戴医务手套,成了密切接触者,被领导要求隔离。

&nbs↹p;

赵宏松说,经历过非典的北京,正在借鉴当年经验。这次肺炎疫情发生后,区里赶紧把当年资料调出来,在那基础上,迅速建立了防控体系。

 

不少社区的实践,确实从非典沿袭而来。

 

1月28日开始,海淀区学院路街道东王庄社区手工制作了一批临时“出入证”,目前居民均凭盖章证件出入社区。

 

东王庄社区书记孙卫华介绍,此举是当年抗击非典的经验。出入证的启用,将有效杜绝外来人员进入社区,对社区封闭式管理起到积极作用。东王庄社区共有5个出入口,其中3个人行出入口已封闭,保安24小时值守,对外来人员进行登╫记。

 

证件有身份证大小,上面写着“东王庄小区出入证,防控疫情人人有责”的字样,盖有东王庄社区的条形章和物业的通知专用章。

 

出入证共印制◄了2136个,从1月28日下午开始发放,目前已发放了近一半,居民凭证件出入社区。东王庄社区常住人口约4000人,居民身份证地址是东王庄的可以不用证件。

 

因为找不到印刷厂,该证件由居干和物业工作人员纯手工制作,“我们会根据这两天发放的情况,决定是否继续印制出入证。”孙卫华说。

 

2020年1月29日,东华门街道韶九社区,工作人员在对社区服务中心进行消毒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

社区防控的进步

  

非典那年,小哲也在北京。

 ☼

当时他和朋友一起合租,每天靠方便面度日。“感觉那会儿大家比较恐慌,有人大量囤货,超市里基本没啥东西了。”小哲回忆,非典时期的通讯没现在发达,在家呆着信息也闭塞。

 

经历过非典的北京,社区层面防控显得更为有序和精细,这得益于科技的进步和人们防护意↑识的提高。

 

东城区东华门街道有常住居民5万多人,每个人的动态,时刻在变化。为便于管理,街道建立了数据库。数据来源涵盖社区、辖区酒店、工地等,每天动态更新,如果发现了重点人群,再列出来重点管理。

 

在学院路街道,为了避免近距离接触,各社区门口张贴了信息登记的二维码,扫一扫〗,就能上报相关信息。

 

在花园路街道,街道融媒体中心微信公号嵌入疫情防控登记表、疫情实时动态、相同行程查询三个栏目,便于居民了解信息。中心还搭建了一支专业队伍,引入北京邮电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等专业志愿者和心理社会工作者,围绕重点人群,进行电话探访、心理慰藉。

 

隔离方式更人性化。

 

朝阳区设置了3个集中医学观察点,主要接纳朝阳辖区内曾与新型肺炎确诊病例或疑似病例密切接触、又不具备在家进行隔离观察的人员。

 

对留观人员,疾控人员会进行个人防护、消毒指导,并有专业人员进行心理咨询,必要时可提供心理安抚。医学观察满14天无异常,将解除观察。

 

海淀在凤凰岭山脚下也设置了一处集中隔离点,远离居民区,是区属企业实创集团下属的一家三星级酒店,一处独立的院落,环境≥、设施条件都不错。

 

吴祥明感觉,现在社会交流增多,互联网飞速发展,信息更通畅。社区动员也比原来₪큐普遍,以前社区防控更多是点状的,比如哪里有疑似情况,社区力量就往哪里去。现在是全民动员,大家都重视,不留死角。

 

“现在社区治理水平、居民民主协商意识以及参与基层治理的习惯和能力,都大不一样了。”赵宏松认为,以前更多是属于地缘、熟人社会的惯性参与,经过多年发展,居民更主动、有序参与到基层治理中来。

 

他还提到,不能忽视的是,基层治理中,蓬勃发展的专业社会组织也在积极参与。比如,在有的社区,已经有社会组织在辅助进行心理干预等。

 

“相比非典,这次居民情绪比较平稳,社区做了大量工作,是很大进Θ步。”一位免疫学教授认为,这次北京社区封闭管理速度很快,效率高,没有出现较大混乱,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减缓疫情发展。

 

他还建议,社区在平时也应储备疫情防控紧急物资,像灭火器一样,确保一个基数。除了储备物资,更关键的是招募社区志愿者,开展专业培训,制定应急预案,加强应急演练,培养一批专业的、可靠的应急队伍。当疫情发生时,按照既定方案来操作,会更快更精准。

 

截至1月30日,小哲已经隔离了5天。他家电视机白天一直定格在新闻频道,从滚动播出的新闻中,他得知全国的确诊病例已超过7000例,各地各部门也都采取了相关措施防止疫情蔓延。

 

他有些庆幸自己提前回京。隔离的日子,他把每天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,要看什么书、做多久运动,包括辅导孩子学习,都有明确计划。

 

谈及目前心态,他说,最大的感受是“不慌乱”。

 

他最近也关┗注到“谈鄂色变”“标签化、妖魔化湖北人”的内容。他觉得,“防的应该是病毒,不该是我们湖北人。”

 

(文中木瞳、小哲均为化名)

 

新京报记者 邓琦 协作记者 侯少卿

编辑 樊一婧 校对 刘军